在非洲干测量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在非洲干测量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来的是前英属殖民地,东非,语言是斯瓦西里语和英语,所以语言上基本不存在问题,日常不会有看不懂说不明白的事情
物价:
因为工业基本没有,只能产出黑木,香蕉等原材料,所以超市里的东西几乎全是进口货(主要进口自英国、南非、中东),价格是原产地的两倍左右,都还是很贵的,比如英国产酸奶40RMB一桶,英国产薯片20RMB一桶(是包装上英镑价格的两倍);但原材料还是很便宜的,比如香蕉菠萝木瓜,可以认为近似不要钱。
吃饭的话,个人认为原材料很便宜,但是下馆子挺贵的,当地的苍蝇馆太脏中国人根本不会去,一般去中国餐馆/白人聚集区的西餐馆,一顿饭一个人100RMB-200RMB至少,这里牛肉/鸡肉确实很棒,一份牛排大约100RMB
虽然是首都,但没有正经的mall,所以我半年没在当地买过衣服,贵,质量也不好,默念淘宝大法好
出行的话我们都是有公司的车辆接送,一水儿的PRADO,当地路况极差,街上全是陆巡,路虎,悍马这种,最开始的时候觉得很震惊,非洲人穷得裤子都穿不上买车这么猛,后来发现这些车都是2手车,主要是从日本卖过来的(有个介绍蒙古情况的知乎帖也提过),价格很便宜,不到10W人民币就能买01年的prado了,还有就是当地贫富差距极大,富人真的是买得起各种豪车的。
治安:
我个人觉得非洲人还是很热情友好的,而且是越底层的越热情,公务员/知识分子对中国有一种淡淡的敌视(可能是自卑)同时又老想从中国人身上搞点好处。如果你爱玩的话,非洲很多白人,完全可以和白人成为朋友,毕竟黑人和中国人消费力匹配的还是很少,玩不到一起去的。我是一直听说治安不好,但是没遇到过什么事儿,非洲各地情况不一样,东非还行,尼日利亚貌似就很恐怖了,整体来说,治安不会成为影响你日常生活的重要因素,但可能是影响你们公司出行政策的重要因素(就是不让你出去)
医疗:
非洲医疗很差,只有个别印度人开的医院还行,但和中国不能比,还贵
景色:
天蓝的赞赞赞,我这里是海滨城市,印度洋蓝的赞赞赞,气候也很赞赞赞(当然有疟疾),很多人印象里非洲就是沙漠,酷热,事实上非洲大部分地方都是森林和草原,整体宜人,降水量也可以,只有撒哈拉地区(乍得尼日尔)是真hard模式。总之刚过来的时候每天能看到这样的天这样的海感觉心情爽爆了,真的是透明的海水啊!
说说生活的感觉:
先吐槽一点,非洲大部分地区网络非常垃圾,也就可以看看知乎这种文字多的页面,视频,游戏是不用想了,有时候非常抓狂。
非洲不是北上广,工作强度和压力小很多很多,远离家乡,少了与亲人的生活,多了更多自己的时间,可以用来锻炼,读书,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以前在国内一周去酒店的小泳池里游泳一次,现在几乎天天都可以游泳,中午仰泳看着蓝天的感觉真是太棒,每天都可以锻炼身体,也有时间看想看的书,去草原safari,后来因为偶然的机会,又开始潜水,冲浪,从OW到AOW,认识好多一起潜的朋友,再到后来跟着去海里游泳去练习自由潜,这样的经历,是来之前想也没想过的,没有了物欲(半年没买过衣服,身上的衣服都洗的发白了但每天也不介意),也没有攀比和竞争,完全只是去追求自己喜好的事情,有一种生活的纯粹感。
话又说回来,非洲的竞争和工作要求和国内还差很多,工作上能学到的纯技能也有限,在非洲工作呆几年会是一个很好地个人经历,但呆久了回国就无法适应国内的节奏和能力要求了,而且长期一人在外,也很难顾及家庭,这也是个大问题。
题主问能带来什么,我觉得可能带来的是一段更丰富的经历吧,毕竟来工作和来旅游看到的非洲是完全不一样的。

坐标刚果金,在非洲算是大国了,资源也算比较丰富,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常年的战乱加上政府的无作为,国家依然贫穷落后,人民生活在水生火热当中(哈哈,有点像新闻联播当中的说法),事实确实如此,下面说说在当地的感受。。
当地目前还有好多人没有解决温饱问题,刚到的时候,路上很多黑小孩会跟着车子喊:“money.money!”,还有会跟你要馒头,农村人吃的比较多的是一种叫做木薯的东西,有点像山药(但是应该没有山药营养价值高,要不然他们也不可能那么瘦),本人没有吃过,想着应该不好吃。好多人在路边就放个小锅不知道在煮什么东西,看到过好多小孩直接拿着像生的木瓜一类的果子在那啃,小孩子明显营养不良。平常我们在外面施工的时候吃饭间隙会围过来很多小孩,虽然我们有时候会剩下一些饭菜,但是一般不能给他们吃(不要说我们残忍,因为今天你给一个人,明天你就得给一群人,而且非洲人你给他吃的他好像不懂得感激,你明天不给他会跟你闹,会骂你,好像你应该给他的一样)。
这边的物价相对而言还是蛮贵的,尤其是超市的东西国内产的类似于北京方便面,0.9刀一包,但是其他的一些水果什么的比较便宜比如这芭蕉3-5刀

柠檬1刀十几个

芒果(切的不好,捂脸)1刀四五个个吧

木瓜(自己院子种的)

当然还有牛油果,菠萝什么的我就不上图了。总之水果还是蛮便宜的。

2。。因为常年比较乱,这边的道路损毁比较严重,乡村基本上都是土路,下雨天比较泥泞,颠簸的厉害,路上的汽车都是破破烂烂的,曾经这边听到过一句玩笑话,修车的主要工具就是胶带,所以经常可以看到汽车上面缠了很多胶带,路边有好多用饮料瓶装的汽油柴油的算是小贩吧(这点在后面会讲到)。
3。。我所在的地方很多当地人白天就拿着个特别小的 敲石头,一天能有差不多1刀的工资,原先这边好像有一个采石场,就是用机器粉碎石头,后来听说当地人不愿意,因为这让那些敲石头的人失业么(摊手),还有一些人就是在路边摆上几瓶柴油、汽油什么的卖,有的路上你会看到几个人拉上一根绳子拦住路索要过路费,不过当地的妇女看起来还是蛮勤快的,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妇女头顶一些农作物在路上(对于头顶东西的绝技我不得不服非洲人,什么蛇皮袋、桶、箱子,甚至锄头之类的工具都能顶在头上不用手扶,保持平稳,这些东西轻则几斤,重则几十斤。曾经我一度怀疑这样不会得颈椎病么,时至今日我自然没有搞清楚,貌似人家脖子好好的,无奈摊手)。因为平常无所事事的人太多,加上当地局势并不好,所以一般我们是不出去的,特别是晚上,还是有一些危险的。。
给如果想到非洲体验生活或者工作的人一些tips:这些东西根据自身需求多带一些
衣物,面(条),咸菜(老干妈之类的),防蚊设备(蚊香,蚊帐,花露水等等),娱乐设备(电子产品之类的,手机推荐多备用一部),还有就是带些书呀、运动装备呀,可以打发时间。。。。
最重要的是要记得带无线路由器,推荐华为的,因为非洲的好多基站都是华为帮着建的,信号好很多,没有路由器你会发现你的手机基本上是个废物(无奈)。

由于是公路项目,地点离项目部很远,在外面测量放线都要雇佣保安来负责安全。

这就是项目部上的外籍保安大队!

这里很多武装组织,被他们抓了就会敲诈项目钱。那件马甲是防弹衣,在AK的映衬下,防弹衣显得好单薄。

大家应该没真见过这个大东西。外形有点像M60,不过应该不是,M60是美制武器,这块武器的设计有很多苏制武器的元素。不敢想象这家伙打人的画面,打CF时都是用机枪来打僵尸的……

另外说一下,这把枪是真的重,比三脚架可重多了。PS:车厢里还放着RPG,从车后面走过的时候,榴弹头直勾勾地望着你……


车子缓缓停了下来,前面的路低洼不平,积水恒堆,深浅未知,未敢冒险前进。
等了一会,没有发现有其他车子涉水而过,开了车门下车,继续步行前进。
虽然还在刚果金的首都金沙萨范围,不过落后的村庄已经让人感觉距离这个首都很远很远。路上的积水散发着阵阵恶臭,一堆堆垃圾正在燃烧,浓烟四起。步行穿过一个个火堆,慢慢走进了村子里面。
Mundele来了。
脚下的水泥慢慢变成了硬土,又慢慢变成了沙子。路边的行人看到一个黑人带着两个中国人行走在村子里,不停地投来奇异的目光,伴随着一声声Chine和Mundele,我知道他们口中谈论的全是我们两个陌生的面孔。我们就像动物园跑出来的熊猫行走在村子里,招来所有人的注目。偶尔,也有人用一句蹩脚的“你好”向我们问好。微微笑,我们继续前进。
医院坐落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车辆无法抵达,只能徒步前进。或许,我们是第一个抵达这里的Mundele,就像哥伦布抵达新大陆一样,只是,两者的意义差距非常巨大。
已经不记得如今是第几次踏进小村子里。记得第一次经历的时候,还很不习惯被人称作Mundele,或者被大呼小叫作Chine。如今,经历半年的异国生活以后,已经坦然接受了。只是有时候心情不好,还会回一句Congolaise。很多人其实没有恶意,只是很新奇,为什么我们这些Mundele会来这里。他们,仅仅只是表达一下自己见到我们的心情而已,如今也慢慢释怀了。
如果我在我家乡那座偏僻的小村庄见到一个黑人大摇大摆地行走在村里,或许我也会对着他喊老黑老黑,或许用蹩脚的英语说“Hello‘。换位思考以后,自己也能够接受他们的大呼小叫了。
记得以前在科摩罗,也会一批人一起去到最偏僻的村庄里面,去了解项目的最新进展。只有在最基层的地方,你才能知道一个事情的所有原委,因为底层生活的他们没有必要说谎。如今,还是市场开始前期,所以去到一些比较偏僻的地区,去拜访医生推销自己家的产品。虽然我们的出现并没有带来太多的影响,不过出去了了解市场,了解员工的状态,也是工作内容的一项。自己直接亲历的过程,会比从他们口中得知更加直接高效。
在员工推销的时候,自己也在锻炼自己的法语,他们说的时候自己就使劲听,听到一个熟悉的单词都让自己内心欢呼一阵。医生也是比较高端的职业,大部分也能够听懂英语,偶尔还会遇见英语比较好的医生聊上一会,从他们口中了解这个城市,了解这个市场。这就是最原始最直接最高效的沟通方式。
在金沙萨工作是怎样一种体验?
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换了一个环境,换了一种肤色,该做什么还是应该做什么。时间和事情都可以由自己来安排,只要能够完成任务,时间无所谓多少。言下之意就是,为了完成任务,可能需要投入更多的时间。工作让生活更加充实,至少可以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方面,不至于日日思乡不能归,惆怅度日。
为了生存,工作已经成为一种必需品。无所谓体验,生活促使人向前。

去过非洲四个国家出差,南非,津巴布韦,乌干达,莫桑比克。
我觉得去非洲国家工作的,第一个体验是不要把这些国家当做一个统一的个体,而是不同的个体。我们普通人的印象里,非洲可能是贫穷,炎热,黑人很多,但是每一个国家都有它自己非常独特的地方,每个国家的国情也会很不一样,他们的国家背景,基础设施建设,文化,人种,各种都会很不一样。
第一个国家,南非,我第一次到南非降落在约翰内斯堡机场的时候,觉得很像2014年第一次去美国南部的感觉。南非因为基础设施建设比较齐全,所以看上去跟美国的南部地区比较像,社区的建筑风格也有些类似。
但是,南非给我留下的第一个重要印象是治安非常不好。一个前提是非洲普遍存在乞讨文化。我刚刚从机场里面出来的时候,有一个,身高约两米的非常大个的黑人,过来问我借钱,他说有没有钱可以给他让他吃晚餐。我当时非常担心会被他抢劫,所以只好说我身上没有钱,我只带了信用卡。后来等到了我事先约好的司机之后,那个司机告诉我说,如果当时把钱包掏出来的话,很有可能会被那个黑人一把抢走。这是在南非第一次遭到疑似抢劫的事情。后来发现,那个向我乞讨的黑人,实际上是一个的士司机,他就在我,住的酒店附近揽客,也在机场附近揽客。
第二次遇到特别的事情是我第一天从酒店出来去吃饭的路上,因为想要去酒店隔壁的商场去吃饭。我遇到一个黑人女生,停下来向她问路,然后她跟我说你这样这样走就可以了,然后我接着往前走,后来她追上来跟我说,你是一个人吃饭吗?需不需要找个人陪你?我当时还以为,这是我在非洲第一次被搭讪的经历。等到我半个小时吃完饭出来之后,那个女生跟另外两个女生一起站在街头的一个拐角,看到我的时候,他们冲我招手。这个时候我才意识到,他们是传说中的站街女。而在南非,站街女是合法的。
第三次遇到疑似抢劫的事情是在商场的门口,遇到一个瘦小的年轻黑人。他上来问我说他没有钱吃晚饭了,可不可以找我借钱?我说不行,我要进去吃晚饭了,我只有信用卡,没有钱可以给他。这是他说,我可不可以跟你一起去吃晚饭?我这时不知道怎么拒绝。只好模模糊糊的说,等我出来的时候可能会给你钱。结果等我吃完饭之后出来,他在那里等我。发现我还是没有给他钱的意思后,他就说你为什么骗我,你是不是当我是傻子。从商场门口到我的酒店,一共是两百米左右的路程,他跟了我150米左右,这个过程是非常可怕的。这使我很难判断他到底是要向我讨钱,还是抢我的钱?
第四次遇到一个奇怪的事情,是我们去参加一次展会,展会上面有一群人过来跟我们聊天。其中有个女生看到我当时拿的iPhone5s,她就问我说,你的手机很漂亮,可以送给我吗?我这个时候有些慌乱,只好跟她说,不行,这个手机我要留着自己用的,所以不能送给你。后来同事跟我解释说,非洲是有普遍的乞讨文化的,他们向你讨东西的时候不会觉得有羞耻感,而觉得是一件比较自然的事情。
总而言之,我在南非工作给我最重要的印象就是治安非常不好,就包括我的客户,他们是土生土长的南非人,他们也是住在治安相对比较好的社区里面,晚上是有持枪的保安,每天巡逻的,他们才会觉得比较安全,而他们自己在路上的时候也是会遭到抢劫,遭到暴力行为,这些都是有可能发生的,而南非的晚上基本上是不太可以出门的,出门遇到危险事情的概率是比较高的。
话虽如此,南非仍然是我在非洲去过的最发达的国家了,基础设施建设很完备。
我到的第二个国家是津巴布韦。这个国家跟南非接壤。他们有很多人移民到南非去,在那边做的士司机。这个国家的人普遍信仰基督教,性格比较平和,比较温和,脾气都比较好。
在津巴布韦,可以见识到世界上真正的最贫穷国家之一。这个国家有1400万人口,全国GDP每年两百多亿美元,人均GDP才600多美元。仔细想想,中国有一些公司一年的销售额都有两百多亿美元了。也就是说,一个国家的创收能力,可能还比不上一个大型公司。
我了解过这边的人均收入,以在中餐馆做帮厨和杂役的工人为例,每个月收入约100-150美元。这还是收入相对不错的,因为有稳定的工作和固定工资可以拿。
津巴布韦首都哈拉雷,道路普遍年久失修,很多公路破了也没有人修。
(津巴布韦的后续再补上,先写乌干达。)
非洲有几个大的区域划分,基本分为北非,西非,东非和南非。这里的南非指的是南部非洲。南部非洲的国家很多都会由南非(South Africa)辐射,特别是经济当面,很多产品是从南非供应的。津巴布韦就属于南部非洲,与南非接壤,受南非影响较大。
乌干达属于东非四国之一,东非经济最发达的是肯尼亚,乌干达与肯尼亚接壤,所以经济上类似地也会受到很多影响。
举个例子,在津巴布韦卖产品,如果你可以举出在南非的合作伙伴,会更有说服力。同理,在乌干达做生意,如果在肯尼亚有基础的话,说服力会更好。
我没有去过的国家就不随便猜测了,只能说几个大的区域的国家是有一些相似性的。
在乌干达出差过两周时间,人口接近4000万,人均GDP和津巴布韦差不多,也是六百多美元,同样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事实上,即便是非常贫穷的国家,也总是有富人的存在的。乌干达首都坎帕拉就是如此。城区有多个商业区和生活区。在环境比较好的城区,大概和国内城市的郊外的居民区差不多。比较差的城区,就像国内普通的三线城市的工业区的水平。而出了首都坎帕拉,进入其他区域时,我感觉比较像中国90年代尚未建设新农村的农村。
讲几个特别的事情吧。
我住的酒店叫做南京饭店,是中国人开的,有两家分店,既做餐馆又做酒店。事实上这个模式也比较受出差的中国人的欢迎。这家酒店的老板,厨师,前台和少部分服务员都是中国人。最有意思的是,我第一次吃到正宗的鱼香肉丝就是在这里。每天早上的早餐都是中式的自助早餐。也许平时看起来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出差的中国人来说,真的很难能可贵了。
乌干达的中国人非常之多,具体数字我不太了解,从当地的中国餐馆,公司等都可见到许多中国人的身影。
饭店的服务员有些是中国女生,有些是乌干达当地人。平时负责接待中国食客的主要是中国服务员。
和其中一个女生闲谈得知,她们在当地也来了一两年了,英语都说得不错,一年大概回一次国内跟家人团聚。
乌干达治安还算比较好,基本每个医院,银行等重要机构都有持步枪的保安。南京饭店门口也有持枪的保安。
我第一次看到的时候吃了一惊,但是后来我问客户,他们说保安们很少会真的开枪,不一定有子弹,如果出了事情,最多是鸣枪示警。
我跟客户去一家医院的时候,门口的保安除了持枪以外,还用了电影里在车底检查炸弹的探测仪来扫查我们的车。据客户介绍,这些都只是防范措施,不是真的有很多安全事件。
这和我的感受是一致的。虽然持枪保安容易让人紧张,但是习惯了也还好,而且因为这样产生的威慑作用,使乌干达治安相对较好。
再讲一个事情,我去的这四个国家,全都是在左边开车的,其中除了莫桑比克是葡萄牙原殖民地(是否习惯就是在左边开车待考证),南非津巴布韦和乌干达都是以前的英属殖民地,习惯在左边开车。
习惯在左边开车,给人的影响,除了每次上别人的车时习惯不同以外,还有过马路时,需要打起精神,不能按老习惯只看左边。
另外,当地人除了开车在左边,走路也在左边。所以我们是“礼让右行”,他们就是“礼让左行”了。
当地人的名字也是了解非洲的一个窗口。津巴布韦为例,英语是官方语言,也有本地的土语,受教育程度较高的家庭,通常会给孩子取常见的英文名字,教育程度不高的则不会。在日常使用时,因为都是讲英语,所以有土语名字的,都会音译成英文字母拼写出来。所以津巴布韦人的名字千奇百怪,读起来比较有非洲特色。比如Tatenda,Tendekai这种,都是拼着读出来即可。
分享到 :
相关推荐